(截至3月31日)

总净值2,660亿新元投资组合的集中分布情况

TODO

作为资产所有者,我们具有充分的灵活性进行资金配置。无论是对资产类别、国家、行业、主题或单一企业的投资,我们都不会预先设定资本集中度的界限或目标值。我们也具有大额单项投资和长期持有投资组合的灵活性。


我们的投资组合以股权
主,意味着年同比回报
波动幅度较大。

我们的投资组合以股权为主,意味着年同比回报波动幅度较大,负回报风险较高,同时长期正回报的预期也更高。


淡马锡倡导风险意识及均衡承担风险的企业文化。共担风险的薪酬理念让员工与股东的利益一致,将机构置于个人之上,强调长期利益高于短期利益。均衡承担风险不单针对投资,也包括机构建设,例如培养人才所需承担的风险。


淡马锡的风险管理框架涵盖战略风险、业绩风险和运营风险。我们主动追踪和管理不同经济周期的风险,并指派专人在公司或部门层面负责管理特定风险。我们审慎地管理资金杠杆比例及流动性,即便是在面对极端压力时仍然能保持韧性与灵活性。


风险类别

战略风险 业绩风险 运营风险
  • 声誉
  • 综合风险概况
  • 资金与流动性
  • 政治
  • 结构性外汇
  • 宏观经济
  • 地理区域
  • 行业领域
  • 市场
  • 税务
  • 员工
  • 法律与监管
  • 系统与流程
  • 交易对手
  • 业务中断

为降低运营风险,我们将风险管理纳入系统与流程之中,包括核准审批权限、公司政策以及向董事会提交风险报告。


我们建立严谨的流程,以确保能综合考量各种观点。投资提案参照“两把钥匙”体系,例如由市场团队和行业团队共同提交管理层投资委员会审核。根据投资规模或风险程度,投资提案可能上报执行委员会或董事会以做出最终决议。在此过程中,其他职能团队提供额外的专业见解和独立评估。


每一项投资所属的国家和行业风险都涵盖在经风险调整后要求的资本回报中。我们力求通过严谨的估值流程以缓冲投资风险。


我们遵守新加坡法律与法规所约束的所有义务,包括国际条约中的责任。此外,我们也遵守投资或运营所在地的法律与法规。


我们的法律及监管部确保政策、流程及系统均符合相关法律要求,并与董事会的指示一致。例如,我们的衍生产品交易政策只允许由董事会决议指定的授权人士,在严格规定的范围与权限内,代表指定实体进行交易。 


法律及监管部通过稳健的证券追踪系统监督合规工作。我们不断评估和更新相关监管要求和追踪体系,以确保紧随法律与监管条例的修订。


我们的政策规定衍生产品交易只允许由董事会决议指定的授权人士,在严格规定的范围与权限内进行。

淡马锡道德与行为守则 (T-Code) 及其相关政策为董事会和员工的日常工作及行为提供指引。该守则以讲求诚信为最重要的原则之一,涵盖了反贿赂、举报政策以及严禁内幕交易等政策。T-Code合规也是员工年度花红计划的要求之一。


业务持续性与突发事件管理

我们的应急管理框架能确保业务的持续性,并协助管理包括安全问题和其他危机在内的潜在风险。


当紧急事故发生时,我们关心员工及其家属的安全与健康。我们定期举行演习,以测试对灾后恢复及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如传染病疫情的能力。 


投资集中分布情况

淡马锡在进行大额投资以获取高回报方面具备灵活性。投资组合的集中分布情况正是整体投资决策的结果。我们的十大持股占投资组合总净值的48%。


按标的资产所在地划分,我们最大的投资区域仍集中在亚洲。截至2015年3月31日,淡马锡在新加坡和中国的资产分别占投资组合的28%和27%,澳大利亚占9%,位居第3。这些资产包括淡马锡投资组合公司在当地的投资,例如新电信在澳大利亚的资产。


截至2015年3月31日,金融服务业是我们集中投资的最大领域,占总投资组合的28%,略低于上一财年的30%。


截至2015年3月,新电信仍然是我们最大的单一投资,占投资组合的13%,低于2005年3月的26%。


短期回报率报告风险

我们的市值评估政策,旨在降低因担心报告实际损失而一味持有劣质资产的行为风险。因此,该政策也会使得年度业绩因按市值计算而出现较大的波动。


在任何1年中,我们的投资组合净值都可能发生20年一遇、高达30-40%的大幅起落。全球金融危机刚好印证了这一现象,我们的投资组合净值在1年内 下跌30%,次年又反弹43%。


我们采用一系列正规市场风险衡量指标,追踪前瞻性的投资组合波动情况,包括投资组合的风险值 (Value-at-Risk)、12个月期的前瞻性蒙地卡罗模拟法,以及 一般市场风险指标如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率指数。


预估风险值

我们采用偏重于最近6个月的每周价格变动来追踪投资组合的风险值(Value-at-Risk)。在假设我们的投资组合构成或市场状况变动不大的情况下,此方法能预测未来12个月内淡马锡投资组合价值有六分之一的几率可能发生的跌幅。

截至2015年3月31日,我们1年期的风险值为190亿新元也就是投资组合净值的7%。

截至2015年3月31日,金融服务业是我们集中投资的最大领域,占总投资组合的28%,占总投资组合风险值的39%。

截至2015年3月,新电信仍然是我们最大的单一投资,占投资组合的13%,低于2005年3月的26%。如果排除业务多元化的影响,新电信在我们的总投资组合风险值中占22%。

我们的十大持股占投资组合总净值的48%,在总投资组合风险值中占57%。

我们的市场风险衡量指标显示目前风险较低,与市场的低波动性一致。是,这可能带来安稳假象,因为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各国中央银行连续推出高度顺应市场的应对政策或许掩盖了风险。

波动率指数是测量市场对标准普尔(S&P)500指数短期波动认知的关键指标。
淡马锡的风险值虽然在不同的经济周期都相当紧密地追踪波动率指数,但它偏向滞后于波动率指数,尤其在市场风险普遍较低的情境下。
这是因为风险值的计算偏重于最近6个月的波动率。

波动率指数趋势和淡马锡风险值与投资组合价值的百分比 (2005年4月至2015年3月)

vix-trend-chinese

展望短期,我们采用蒙地卡罗模拟法,根据历史市场数据,模拟未来12个月可能获取的回报区间。


采用蒙地卡罗模拟法对淡马锡投资组合进行测算,我们有六分之五的几率获得 -12%至+17%的1年期回报率。


 下图中,蒙地卡罗模拟法的曲线代表过去某些财年可能取得的1年期回报。与2008 -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较扁平的曲线相比,更为紧凑的曲线意味着回报波动性更低。

(截至3月31日)

模拟12个月远期投资组合回报

Monte Carlo Simulation
Simulation of 12 months forward portfolio returns

点击年份切换相应曲线的显示。

根据标的资产所在地划分。
2013年第3大投资为渣打集团有限公司,占投资组合的7%。
假设市场状况或投资组合成分不变,根据蒙地卡罗法模拟的12个月远期投资组合回报分布。
市场波动较低时期。
市场波动中等时期。
市场波动较高时期。
这表示我们的投资组合价值在12个月内有六分之一的几率可能减少190亿新元或更高。相反的,这也意味我们的投资组合价值实现增值或减值低于190亿新元的几率为六分之五。
假设市场状况或投资组合成分不变,回报范围是根据蒙地卡罗法模拟的12个月远期投资组合回报分布。

2006年、2014年、2015年 — 市场波动较低时期。
2011年、2012年 — 市场波动中等时期。
2008年、2009年 — 市场波动较高时期。